2013年3月16日 星期六

我為你多活了二十年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附:淨宗法師按語)
           作者:佛明  来源:弘愿寺网站  分类:莲友分享
有一位老人,名叫史文進,住在河北省石家莊西郊。他於2012917日預知時至、自在安然往生,往生的時候已經97歲了。
老人一生吃素,沒有結婚,但是有3個孩子,都是他年輕的時候收養的:大兒子叫史明陶,二兒子叫史明義,三女兒叫史安平。多年以前,我跟史明陶共事,一次去他家玩的時候見到了史文進老人。老人得知我給人助念,就囑咐我:「我走的那天你一定要來!」我應聲回答:「好,我一定到!」
今年916日,我接到多年沒有聯繫的史明陶的電話,說他父親不行了,請我儘快前往河北石家莊助念。我連夜買票,第二天中午之前趕到了史文進老人的住處。老人的住處,只有一間木板平房,坐北朝南。房子的東邊是一條河,西北角上是老人種的七八棵大樹,每棵樹底下都砌有一個石台。房屋的前面及兩側,是一片大約1.2畝的菜地。房子的四周圍滿了人。我見到史明陶後就詢問老人的情況,對方回答:「我父親在刨地。」並把我帶到老人面前,老人主動打了招呼。我本來是趕去助念的,見到老人行動自如,深感意外。老人活到這把年紀,一直都非常健康,沒有生過一天病。但是史明陶告知我,他父親已經預知時至,今天下午3點多就要走了,所以著急把他請過來。
見到我以後,史文進老人示意院子四周的人群離開,要看他走的話下午3點再來。時近中午,老人開始做飯。我走進老人的房間,原本以為老人是獨居,進去以後才知道,房間裏面還有老人收養的6位棄兒——最小的5歲,最大的12歲,其中還有兩人是智障兒童;房間裏面還有4條狗。平時,7個人和4條狗,就擠住在這間陰暗潮濕的小房子裏面。老人堅持親自動手做飯,我跟老人、老人的兩個兒子、6位收養的孩子,還有4條狗,一起吃了一頓午餐。飯後老人提了一袋米來到河邊,往河裏面撒米,邊撒邊說,要餵飽自己的朋友以後才能夠走。然後又來到他種的大樹底下,在每棵樹旁的石臺上撒滿大米。
做完這些以後,老人請大家都離開房間,他要洗澡換衣服。在等待老人洗澡換衣的這段時間裏面,老人的兩個兒子一直在給他們的妹妹史安平打電話,催她儘快趕到。史安平今年36歲,一直沒有結婚,幾天之前她剛剛跟老人吵過一架。
老人收拾好以後,從房間裏走出來,上身穿了一件藍色的中山裝,已經很舊了,衣服上打了十幾個補丁,其中有兩塊補丁是用紅藍兩色的編織袋補上去的;下身穿一條綠色的厚褲子,膝蓋上有兩個很大的補丁;腳上穿一雙解放牌的膠鞋,鞋的顏色已經不是綠色的了,但是洗得很乾淨。老人換完衣服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150分左右了,他的小女兒史安平還沒有趕到。老人詢問了一下情況,就回到屋裏,在炕上盤腿坐了下來。他養的4條狗分別趴在他周圍的4個方向,6個孩子圍坐在他的身邊。
   老人把我叫進去,指著對面牆根用水泥砌的一線臺子,要我把臺子上第5個罐子裏面的東西拿出來。我拿出了罐子裏面所有的東西:一個存摺,3張房產證,一封信和一份遺囑。存摺上一共有126萬元存款。老人交代我,他的財產分割如下:126萬元存款當中的100萬元平均分給6個孩子,交給他的大兒子史明陶,由史明陶來負責撫養這6個孩子直至成年,剩下的26萬分成兩份,分別給兩個智障的孩子;3套房子賣掉兩套,換來的錢也給兩位智障的孩子;最後一套房子用來出租,每月的租金也給兩位智障的孩子,作為他們終生所需的費用:以上所有的安排都已經寫在遺囑上。最後,老人囑咐我把那封信當面交給他的小女兒史安平。
老人坐在炕上,一直在跟人說話、打招呼。當時間接近下午3點鐘的時候,老人慢慢安靜下來。到了3點過10分,老人說了一句:「我等不到了,我要走了。」之後就不再說話。315分,老人坐著安詳地走了。這個時候,在小屋的西南角上,晴天裏出現了7道彩虹;東邊河裏的魚全都冒出頭來;房後樹上站滿了小鳥,一動不動。擠在小屋四周看熱鬧的人群裏面,有很多人從各個角度拍攝了大量的照片,但是都拍不到老人的身影,只拍到各種顏色的光。其中有個人一拍照就是黑屏,什麼也沒有拍到。正在大惑不解的時候,我問他是做什麼職業的,對方答:殺豬的。為了照到老人的遺容,他發誓從當天起不再殺一頭豬,只要以後再殺豬,他的右手就自己斷掉!說完以後舉起手機再拍照,就看到拍到的相片上有老人端坐其中,四周全是光芒。
一直到下午345分,老人的小女兒史安平才趕到。我把老人的信交給她。她拆開信看到老人這樣寫道「我最親愛的女兒安平,我等不到你了,我先走了。本來在20年以前我就應該走的,但是那個時候你還年幼,我放心不下,所以又為你多活了20年。你為了6個孩子的事情跟我爭執,請你記住,他們的現在就是你的昨天,你的今天就是他們的明天。人起好心,天必佑之!……希望你在有生之年,能夠盡自己所能,好好為眾生服務。」
女兒痛哭不已,來到父親面前不斷地磕頭,一直磕到頭破血流。她在父親的遺體前發誓:「如果在有生之年我還有緣分成家,就一定撫養這6個孩子直到成年;如果今生無緣成家,就一定出家度眾生!」
             南志棟講於2012128(佛明記錄)

(附:)淨宗法師按語
史文進老人在生時,誰看他都只是一個普通的老人;但他最後走得安祥自在、瑞應昭彰,自古高僧也不多見。讚歎之餘,我們不禁要問:這樣一個普通老人,到底有什麼樣的功行才感得這樣殊勝的果報呢?從文中記載,可知有以下幾項:
一、仁慈85高齡之後,仍收養棄兒,直到92歲,共收6個,還有兩個智障。一個八九十歲的老人,照顧這樣一大群孩子,吃喝拉撒睡,不敢想像;但他沒有二話地收養了,而且全數拿出自己一生積蓄的鉅款為他們的未來作安排。想想這些孩子,被生身父母拋棄,死活只能靠天,天則把他們託付給仁厚之人。老人收養棄兒,是在替天行仁,替天施愛,天必厚饋於他——「人起好心,天必佑之。」這是他一生的證驗。
二、平等愛人,也愛狗,愛魚,愛鳥,只要是生命,平等無差別;如果說有什麼差別,那就是對於兩個智障孩子給予特別關照。
三、真誠所作所為,一片至誠,毫無偽飾。若稍染一點名利,即不能至誠格天。
四、平淡不求人知,無人宣傳,簡單低調,本乎自然。
五、節儉衣食住用,都極簡單,沒有半點的享受和浪費。如果不是這樣異于常人的節儉,一個普通老人,一生怎麼可能攢出126萬元?臨走洗澡新換的衣服,竟然是塑膠編織袋打的補丁,這已不是一般的惜福,而是趨近於無我。世上最名貴的品牌服裝,比起老人的編織袋補丁衣服,也不知遜色多少。名牌增加人的貪染纏縳,老人的衣裝真正清淨莊嚴。
六、密行雖不知老人修何種法門,但從他約定助念的南居士來看,應該一生修持淨土法門,屬於不露山水地潛修密證。一生沒有結婚,年青時就收養三個孩子,把他們一一培養成人;晚年又收養六個棄兒,這需要極度的耐煩勞作,沒有密行專注的功夫,是不可能有成就的。除非是過來人,為了願而來;而看史老人獨身未婚、一生吃素、長壽健康、慈悲利眾等等,不排除這種可能性,只是凡眼難知。
史文進老人最後的作略,不只一般人不能,即便修行人亦難倖致。然而,不論何人,只要專一念佛,畢命為期,臨終彌陀自然來迎,往生極樂,不再輪迴,直趨佛果。這已非有無瑞相所可評比了。

文章存檔